首页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科教文卫 农牧新闻 社会民生 综合新闻 本网专题 理论评论 人物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要闻 > 经济新闻 正文   
1月份内蒙古煤炭价格小幅上涨
内蒙古新闻网   2017-12-17 04:19:17 打印本页 来源: 内蒙古新闻网  
 

南昌近视眼做手术多少钱,

参考消息网 5月8日报道美国石英财经网站4月26日报道称,近些年,石油和其他农矿产品价格下降开始影响非洲的军事预算。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新公布的一项报告发现,2016年,非洲的国防开支从2014年的502亿美元降至379亿美元。这是非洲的国防开支在连续增长11年后连续第二年下降。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还说,中非、加勒比和南美等地的军事开支下降,而亚洲、欧洲和北美的国防开支将有所上升。

直到最近,非洲的某些国家一直是全世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政治稳定和对农矿产品的需求吸引投资者。但是,由于近几年石油、黄金、钻石和木材等农矿产品价格下跌,这种声势浩大的增长开始放缓。很多经济体都面临暴力极端主义构成的日益沉重的压力,史无前例的干旱和饥荒也使无数人受害。

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军事开支削减最明显的是安哥拉。在非洲,这个主要石油生产国的军队规模仅次于阿尔及利亚,2013年的军费达61亿美元。但这个数字在2016年降至32亿美元,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油价下跌。曾经是东非国防开支第一大国的南苏丹去年削减军费一半以上,仅剩5.25亿美元。

整体上说,非洲近些年变得更为和平,而非洲军费代表的往往并不只是企图加强国家安全抵御外来势力。在很多情况下,它是企图压制国内异见的结果。在其他一些情况下,这则是为应对极端主义等势力导致的内部冲突,肯尼亚和马里就是例子,这两个国家近几年加大防御开支以帮助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武装。

军费还可以解读为投射影响力的尝试。博茨瓦纳没有极端主义威胁,也从未发生过内战,去年却花费5.36亿美元提升防御力量,前一年的数字为3.84亿美元。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提醒人们,对非洲大陆进行全面精准的军费概述或许无法实现。比如,利比亚的国防开支是不公开的,而数字也体现不了盟友向埃及和埃塞俄比亚等国提供的双边军事援助,后者可能多达数十亿美元。军事预算也继续受到腐败指控的影响,提出有关公开数字可靠程度的问题。比如,尼日利亚总统穆罕马杜·布哈里2015年下令逮捕前国家安全顾问,罪名是把虚假武器交易的20亿美元收入囊中。(编译/赵菲菲)

  

图为非洲飞行学员对中国L15飞机性能表示肯定。

中国先进武器成非洲防务展明星

  

9月17日,南非飞行表演队在比勒陀利亚附近举行的2014非洲航空航天防务展上表演。

  

9月17日,在南非比勒陀利亚附近举行的2014非洲航空航天防务展上,一名观众参观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有限公司的展厅。

  

9月17日,在南非比勒陀利亚附近举行的2014非洲航空航天防务展上,巴西军官参观中国的“辽宁舰”模型。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中国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局长许达哲(左二)参观中国展区。

  

9月17日,在南非比勒陀利亚附近举行的2014非洲航空航天防务展上,一名南非军人尝试超短距离导弹发射系统。

  

9月17日,在南非比勒陀利亚附近举行的2014非洲航空航天防务展上,一名观众参观Husky公司展出的扫雷车。

  

9月17日,在南非比勒陀利亚附近举行的2014非洲航空航天防务展上,一名参观者参观FAMA公司制造的直升机K209。

  

9月17日,在南非比勒陀利亚附近举行的2014非洲航空航天防务展上,观众在DENEL公司展出的炸弹旁交谈。

  

9月17日,在南非比勒陀利亚附近举行的2014非洲航空航天防务展上,一名南非军人(左一)给学生讲解鱼雷知识。

L-15高教机出口非洲?黑叔叔竖大拇指

  

近期,中航工业洪都顺利完成了L15高教机首个海外用户的验收试飞和空地勤接装培训。

此次培训,按照训练效能培训体系对学员进行了有针对性、系统性的授课,海外用户共派遣50多名空地勤学员参加。在培训过程中,L15高教机优异的性能、友好的界面和良好的维护性让所有学员印象深刻,空勤学员们纷纷表示,充分体会到了高机动、大迎角、持续大过载等三代机典型特征,有的学员甚至表示他已经爱上了这款飞机。图为飞行学员对L15飞机性能表示肯定。

  

经过紧张的学习与考核,全体学员高质量、高效率完成了所有课目,取得了优异成绩。在结业仪式上,学员们纷纷表示,此次培训是一次高起点、高水平的培训,为后续快速掌握新一代战斗机的使用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图为合作方人员在L15飞机前合影留念,照片上有6名飞行学员的亲笔签名。

  

空地勤学员在L15飞机前摆出“NO.1”的造型庆贺圆满完成培训。

  

L15(又称“猎鹰”)飞机是中航工业洪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双发超音速高级教练机,于2006年3月首飞成功。

  

该机具有典型的第三代战斗机特征,设计采用了大边条翼气动布局、高度翼身融合体结构,先进数字飞控电传系统和基于开放式数据总路线技术的综合航电系统,操纵敏捷,大迎角机动性强,能充分满足第三代战斗机飞行员的战斗入门训练和战术基础改装训练。

  

机体设计寿命达1万小时,具有很高的训练效费比。

怒吼的非洲雄狮:埃塞抗意战争全景回顾

  

80年前,在地处非洲之角的东非古国埃塞俄比亚,曾爆发过一场被誉为“世界反法西斯前哨战”的激烈战争。这就是著名的第二次埃塞俄比亚抗意战争。图为埃塞俄比亚“帝国卫队”中的枪骑兵,他们是埃军中装备最精良,同时也是战斗力最强的部队。

  

那么,为何是“第二次”呢?原来,近现代史上,埃塞俄比亚曾两次抗击意大利侵略。埃塞俄比亚的第一次抗意战争维护了自身的独立和主权,第二次则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图为正在操演中的埃塞俄比亚帝国卫队,照片摄于第二次意埃战争爆发之前。

  

1896年,孟利尼克二世率兵在阿杜瓦大败意军,意大利被迫承认埃塞俄比亚独立。图为描绘孟利尼克二世横刀立马率军抵抗意大利侵略者的画作。

  

图为描绘阿杜瓦战役的画作。

  

1928年海尔·塞拉西登基,1930年11月2日加冕为海尔·塞拉西一世皇帝。图为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一世,第二次意埃战争期间,尽管在武器装备上处绝对劣势,他还是领导埃军进行了长达7个月的顽强抵抗。

  

1935年,意大利再次入侵埃塞俄比亚,占领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进而占领埃塞全境。塞拉西一世流亡英国伦敦。图为1935年开战后,埃军在当地征召的新兵,他们大多数缺乏现代武器,只配备了弓箭等冷武器,仅有少数配备了步枪。

  

图为第二次意埃战争期间的埃塞俄比亚正规军军服,从左至右依次为正规军军官,正规军步兵,“帝国卫队”军官。

  

图为埃塞俄比亚Maji当地总督(居中者)与他的保镖,传统服饰与现代卡其军服的搭配显得十分怪异,也体现出埃方在开战前,并未彻底实现近代化。

  

图为一位埃塞俄比亚地方总督在试射轻机枪,这种武器在埃军中已算是最精良的装备,但数量十分稀少,而且只掌控在少数权贵人士手中。

  

图为1934年,身穿传统服装参加庆典仪式的埃军士兵。尽管他们中的一部分在开战前夕接受了一定程度的现代化军事训练,但大多数仍缺乏必备的作战技巧,配备的武器也十分原始,有的使用黑火药武器,有的甚至还在使用弓箭。

  

埃塞俄比亚军在实战中投入了近80万兵力,但其中只有不到20万人配备了步枪等现代武器,这其中接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士兵只有一小部分,因此后来在面对意大利入侵军时,埃军实际的战斗力十分有限,图为埃军方面装备较好的步兵。

  

图为身着传统服装的埃塞俄比亚骑兵。

  

图为第二次意埃战争中,准备与意大利侵略军抵抗的埃塞俄比亚军队。

  

图为开战后征召的经过的埃军新兵,摄于哈拉尔城外。

  

图为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市民自发为前线士兵捐献医疗用品,摄于1935年。

  

图为在埃塞俄比亚境内战斗的意大利部队。

  

第二次意埃战争是第一场大规模使用“黑衫军”(意大利在战时成立的准军事组织,直到二战后才解散)的战争,当意大利法西斯党发出号召时,国内外并不缺少响应的狂热新兵,但这些新兵普遍缺乏训练,例如图中的意大利第221军团,多数征召的是生活在索马里或厄立特里亚的意大利人。

  

图为意大利侵略军中精锐的奥斯塔长枪兵部队乘坐卡车向埃塞俄比亚南部地区开进。

  

图为第二次意埃战争期间,意大利军队的军服,从左至右依次为步兵下士、上士和一级下士。

  

图为已侵入埃塞俄比亚境内的意大利轻步兵部队,摄于1935年。

  

图为第二次意埃战争期间,意属厄立特里亚军队的军服,从左至右依次为:Askari骑兵队士兵,厄立特里亚军警以及Askaris机枪手。

  

图为身穿传统服装的厄立特里亚部落士兵,第二次意埃战争期间,入侵部队中除了意大利军队外,还有意大利控制的厄立特里亚部落军和索马里部落军,由于他们更熟悉当地的作战环境,因此经常被作为意大利军队的先遣部队使用。或许正是此举,埋下了二战后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绵亘数十年敌对关系的导火索。

  

图为厄立特里亚骑兵部队在占领德西(Dese)后,接受检阅。

  

图为战争期间,厄立特里亚部队向位于埃塞俄比亚北部的一个埃军阵地发动突击。

  

图为参战的另一支意属外籍部队-利比亚旅,均由阿拉伯志愿者组成。

  

图为第二次意埃战争期间,部署在提格雷地区的意大利炮兵,在重武器方面,意军占据绝对优势,图片摄于1936年。

  

图为意大利入侵军总指挥,佩特罗巴多格里奥陆军元帅,他于1935年11月到任后,就对埃军发动了全面攻势,并出动轰炸机猛烈空袭埃军战线。1936年3月,在动用了瓦斯弹、芥子气弹等化学武器后,意军终于打垮了埃军主力部队。

  

图为1936年5月,塞拉西一世经耶路撒冷流亡英国。但这并未代表这场战争的终结。

  

事实上,埃塞民众并未向法西斯侵略者屈服,他们纷纷组建游击队,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5年后,在英军、南非军队和埃塞俄比亚当地抵抗力量的联合攻势下,意大利侵略军被赶出了埃塞俄比亚。图为1941年5月,亚的斯亚贝巴城外,手持大量缴获的意军武器的埃塞俄比亚抵抗军,准备迎接塞拉西一世皇帝归国。

  

到1942年,所有意大利占领军都被赶出埃塞俄比亚,国家重获独立,塞拉西一世重归故土,再次成为国家元首。图为1941年,英属尼日利亚士兵正在移除意大利占领军设置的边界标志。

  

图为二战结束后,埃塞俄比亚皇帝塞拉西一世与英国首相丘吉尔合影,摄于1954年。

[责任编辑 李珍 ]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相关新闻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 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
 
图片
新春伊始谋新篇
【定格】满洲里中俄互市贸易区开放半年 交易额9000万元
新华园社区为困难群众送元宵
【现场】内蒙古艺术学院首次面向全国招考
内蒙古新闻一周排行
? 布小林调研自治区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筹备工作
? 6日起雨雪来袭降温明显
? 自治区党委政法委班子召开2016年度民主生活会 李佳主持并讲话
? 自治区十一届政协召开第四十次党组会议 任亚平主持
? 自治区派驻国贫旗县脱贫攻坚督导组动员大会暨培训会议召开
? 【定格】边境牧民的幸福账单
? 马明慰问武警官兵:不辞辛劳坚守一线 栉风沐雨巡逻维稳
专题推荐
治国理政进行时
【专题】内蒙古自治区第十次党代会
? 【专题】2016内蒙古大数据产业推介会
? 【专题】聚焦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
? 【专题】第三届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
网站介绍 | 组织机构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5-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新闻热线:0471-665974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5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507213 蒙ICP证:09003619号